※回忆历史

回忆历史

她笑了

来源:编辑:顾 平  作者:蔡烈云  日期:2023-5-9 8:39:37  点击量:[]

原创 | 她笑了



笑了

文\蔡烈云


微信图片_20230501104227.jpg

分区司令部利用反扫荡的间隙把分散行动的工作人员收拢集结起来,移驻在台北小海镇附近农村,学习时事,提高对当前敌我斗争态势、特点的认识,作出相应对策。要求大家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,经受住更为艰苦的考验,以求得生存下去,打开新的局势。


有一天晩饭后,我独自一人走出村子外头散步,欣赏那日落的景色。适有一女战士迎面走来,定晴一看,呵,是小玲。她平常遇见我总是活蹦乱跳的,可这回却搭低着个脑袋,用手指头抹抺眼珠子,无言地从我身边擦过去。我大惑不解地回头叫住她:


“小玲,你哭啦?”


“我没有哭。”她没理睬我,照直的走去。


我觉察到有点蹊跷,即追上去拉住她:“没有哭?撒谎,眼都肿了,还说没有哭。是什么伤心事?说吧!”


她这才站住脚跟,倒是哭出声音来了:“这里不要我啦,说是精兵简政,怕我吃不了苦,叫我回家。”我一听也发懵了:“是吗?”她点点头,用手揉揉眼皮,忿忿不平地诉说着:“我那一点吃不了苦呀,还不是跟你们一样行军、走路、生活、工作。现在叫我回家,我怎么能回去的呵。”


我一面叫她别哭,要挺住。一面扯她来到一座土地庙的石级上坐落下来,让她慢慢谈谈。原来,她老家居住在泰州城里,在一间中学读书,接触过一些进步书刊和老师的教导,萌发了抗日救国的意愿。去年学校放寒假,便独自一人偷偷地离开父母溜走出来,找到了部队,送到分区司令部当了机要员。今年方十五岁,体质瘦弱些,但行军、生活、学习、工作确也一点不落人后。


微信图片_20230509083748.jpg


她沉默了片刻,忧心忡忡地自语道:“现在叫我回家,回去乍说呢?城里的人会对我怎么样的呢?”


“那你就不走好了。”我又同情她、又鼓励她。


“不走行吗?”她急切地问,抱有一丝丝的希望。


“为什么不行,你就亲自去找梅副司令员,把你的情况详细的说个清楚,看怎么样。”我再次同情她、鼓励她。


她会意地点点头,站起来走了。


这些天来,通过动员传达报告,讨论学习,对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有了进一步的加深认识。



自从日寇南侵,发动太平洋战争,在华的占领军更加猖狂地对我各抗日根据地加紧军事割据、封锁、扫荡,实行抢光、烧光、杀光的“三光政策”,扩大占领区,强化绥靖治安的两手办法,以便腾出手脚,抽调更多的兵力、物力、财力去支援太平洋战争。在这极其严峻的斗争面前,我各地军民为了反击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烧杀,坚持原地斗争,发扬机动灵活勇猛善战的战略政策。各级军政机关部门作出精兵简政的应变措施,缩编机构,裁减非战斗人员,充实作战部队。安置疏散老弱病残者,以适应频繁的军事活动环境,争取主动,轻装上阵。


有关遣散、安置人员成了大家议论的热门话题。由于时间紧迫、行动急,思想工作是很难做的。我正在为小玲的事而忧心的时候,她却高兴得笑颜遂开跑来找我。一见面,霍地立个正,敬个礼:“报告,首长同意我可以不走了。”


看她那调皮的机灵样子,我也乐了,逗首她:“现在不哭了吧?”


她狡黠地眨眨眼晴,撅个小嘴,“啐”的一声溜跑了。



1942年夏于苏中二军分区司令部



电子邮箱:781632945@qq.com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(www.gzn4a.com)版权所有

Copyright 2019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.

粤ICP备19113740号-1 推荐使用 SogouExplorer(搜狗)浏览器 高速模式 1024*768 以上分辨率进行查看